打车软件是基于位置服务的一个典型的案例,最近的发展很快,包括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快的打车、大黄蜂打车等。但是最近关于打车软件的规则和制度不断出来,交通运输局也推出监管平台,这也就表明打车软件发展受阻,很容易就被官方的软件代替。

打车软件

在原先没有监管部门插手的时候,打车软件的应用非常自由,用户可以自愿进行加价,司机也可以选择价格合适并且路线也合适的客户。但问题在于不同的软件有各自的用户群,这些用户群之间并没有打通。比如嘀嘀打车的乘客可能没法联系到快的打车的司机。

现在监管平台的作用之一就是把这些打车软件都接入进来,然后可以把这些软件的用户群都打通,哪个软件的客户发来请求,就调度给对应软件的司机,如果一定时间内没有司机响应就会转发给其他软件的司机。另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把“小费”规范化,强制进行加收叫车费,这样也可以方便的监控司机的收费情况,实际上是剥削了司机得到的小费。

等到时机成熟,官方会定制一个打车软件,然后把所有的订单都调度到这个应用上来,那么其他第三方应用就基本上死翘翘了。根据现在的情形来看,官方不会放着嘴边的肉给别人吃,肯定要抢过来自己吃。

各种管制措施的出台对打车软件的体验造成了破坏,用户行为被强制规范或将导致订单锐减,对打车软件来说政策面的风险开始显现,在政策主导的市场如何生存将是接下来对打车软件的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