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探索游戏和电影制作之间的相同和不同之处。两者都是大型创造性团队努力成功地呈现视觉娱乐的产品。

当我制作电影时,我每天都要驾驶汽车到城市的各个不同地方。到达目标地点之后,我需要同200多个创意人员配合,大家都在努力实现同一个愿景。

当我制作游戏时,我依然是同200多个创意制作人配合,努力实现众人共同的愿景,但是我并不需要前往城市各个角落来制作动态场景,所有的环境和场景都在办公室的电脑屏幕上完成。

这两者间的相似性似乎只有以上这些。这两个领域内的作品制作有很大的不同之处。电影的制作时间显然要短于游戏。先根据电影中的场景需求制定出具体的时间计划和安排。雇佣团队成员后,制作便可以开始。于是,成员每天拍摄电影中的场景,直到完成整个剧本。当所有场景拍摄完成后,团队的工作就结束了。这个过程有时可以在1个月的时间内完成。

游戏有较长的制作周期。新的游戏玩法机制会带来编程挑战。玩家可以在游戏环境中停下或四处走动,围着对象旋转360度。在制作过程中,可能产生意料之外的漏洞,更不用提开发者可能因玩家在关卡导航中使用意料之外的方法,或因游戏玩法元素的不断重复而产生挫败感。最后,游戏的持续时间往往比电影更长,而且需要大量的创意内容,“较短”的游戏往往也都能向玩家提供6到8小时的游戏体验。

尽管二者存在差异,但我相信某些电影行业的技术能够运用到游戏制作中。电影制作团队会迅速地制作出内容,是因为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地点、工作人员和演员都有自己的时间安排。随着市场竞争逐渐激烈,用户期望在游戏中看到更多的功能和内容,因此我们需要找到又快又廉价的游戏制作方法。所以,电影制作的过程值得观察和借鉴。


film production(from yournextmission)

1、电影制作必须要有副导演

演员于早上5点到达并开始化妆,而多达200号的制作人员在7点到达现场。首个拍摄场景位于闹市区的办公建筑,需要使用复杂的高架镜头。随后,所有工作人员需要迅速打包装备,在下午2点时赶到第2个拍摄点。第2个拍摄点会在下午6点关闭,而且剧组需要在太阳落山前完成4个镜头的拍摄,其中有个镜头需要动用50名群众演员。顺便提下,如果主角无法按时到场,这意味着你需要重新安排整个镜头拍摄顺序,并且希望上帝能够保佑你在当天完成应尽的拍摄工作,无需使用更多的时间和预算。

这样的时间管理和安排显得多么困难!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团队难以管理,想想看电影副导演所承当的重任吧。

他们必须精于判断可能影响镜头拍摄的各种因素,确定每个镜头拍摄可能需要的时间。在成本以分钟为单位来计算的电影制作中,他们的能力保证了整个拍摄过程的流畅进行,顺利完成计划列表中的每个镜头。

我曾经在没有副导演的小电影团队中工作过,不可避免的结果是,你发现自己凌晨2点还需要在布朗克斯区的公寓中进行拍摄,这并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人们都希望能够在游戏制作中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想想看,有时候时间会成为妨碍“创意”游戏开发的因素。主要的问题在于迭代过程,你无法估算其时间,不是吗?在概念阶段,你的开发团队对游戏想法充满热情,所以能够快速地完成任务。但是,当你们已经对工作感到疲惫,游戏进入测试阶段,情况又会如何呢?你或许已经想到了。后期你们可能需要加班加点地润色游戏,因此而出现睡眠不足的情况。睡眠不足才是妨碍创造性的真正障碍。因而,你需要一名熟练的副导演。

“什么?我根本不需要副导演!我的制作人可以完成那些工作。”有些制作人会致力于管理游戏开发时间,但有些制作人并不会这么做。制作人往往还需要考虑其他要素,比如游戏整体概念、营销和开发里程碑报告等,这些事务都会使他们分心,无法每天将精力投入到确保计划按部就班完成的事情中。

电影制作有制作人也有副导演,双方各司其职。游戏团队也需要专注于管理时间的成员。资深管理者会将注意力集中在时间估算上,根据将来可能面对的风险和元素构建计划。游戏团队的职员总人数总是会很紧张,因而项目管理者往往被视为不必要的成员。但是,如果你希望在45天内拍摄出好电影,而且时间方面不出现偏差,那么就需要雇佣优秀的副导演。

2、电影有漫长的剧本开发过程

如果你走进电影工作室,让他们全额资助你雇佣电影制作人员,来探索新电影概念,你可能会被所有人嘲笑。但是,上述情况确实在许多游戏工作室发生过。

然而,似乎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在只含有1或2个小型游戏团队的工作室里,游戏概念的产生得益于开发团队的团队合作。尽管有时也会邀请工作室外的文案来帮助组织故事,但概念的源头通常都是来自于有着绝妙想法且充满激情的开发团队。

相比之下,电影概念通常有着漫长的开发过程,这些都需要在制作开始之前完成。概念、角色、场景和故事预先用110到120页的电影剧本描述清楚。电影剧本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核阶段,也就是好莱坞所谓的剧本开发。


screenplay(from 1dayfilmschool)

剧本开发

以下是剧本开发的过程。编剧不断敲击键盘,制作出剧本,这个过程的持续时间从2个月到7年不等。完成后,编剧将剧本发送给经纪人,后者将剧本交给职业剧本审核团队。

好莱坞有大量职业读者,他们靠评估剧本质量来维持生计。这些读者阅读过剧本后,编写长达4页的报告,总结剧本的题材、历史背景、角色、情节和故事发生地。他们还以各种不同的创意元素为标准来给剧本评级。他们通常会提供整体性的反馈,以专业的眼光来衡量剧本是否能够吸引观众。

这有助于执行人评估概念在市场中的生存能力。如果经纪人觉得剧本可以推出,他们会将其发送给可能感兴趣的不同执行人和剧本开发部门。

流程叙述先稍停片刻。我想要强调的是,在上述过程中,电影已经呈现出比游戏强的一面。你刚开始产生的只是上千个创意想法,而编剧需要揣度这些想法长达数年时间。只有最棒的想法才会被保留下来,被送到制作公司手中,更不用提经纪人还会特别去寻找最适合该创意的制作公司。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制作公司购买电影,然后开始进行拍摄,是这样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如果制作公司喜欢某个剧本,他们会购买,但是这并不能保证这个剧本会制作成电影。通常情况下,剧本会进入“开发”阶段,进一步获得改善。寻找到导演或演员后,他们或许也会对剧本进行修改。而且,只有那些最棒的剧本才能进入制作阶段。有些制作公司购买了大量的剧本留待“某天”拍摄,但有些剧本从未被选用。

最后,如果时间、剧本和其他需求都准备就绪,该剧本就会进入制作阶段。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制作公司才会开始雇佣所有剧组成员,这样才能将剧本中的创意概念变成现实。执行是关键。如果选择了错误的演员或剧组,优秀的剧本最终也会变成劣质的电影。

但是,剧本开发阶段中电影主线的寻找和制作已经大大减少了失败的可能性。执行人会思考电影的收入空间,营销人员会讨论概念在市场中的生存能力,经过这个过程后,电影才会被拍摄、编辑和发布。

游戏开发者能够从这个过程中学到什么呢?

想象下,如果游戏行业有类似于电影行业的概念审查服务。设计师和概念艺术师会合作并制作提案,随后将其发送给制作公司,后者会让职业游戏读者评估概念、角色、艺术风格、环境模型和故事的市场生存能力。市场中将充满只专注于概念的创意职业者,而只有最棒的游戏想法能够生存下来。这样,不仅能使行业多样化且出现更多精妙的游戏,而且游戏制作一开始就有了完整和成熟的概念。

或许我只是在做梦。类似于电影行业的游戏概念开发过程似乎并不符合行业目前的运转方式。游戏团队为他们自己的创意能力感到骄傲,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充满激情的部分原因在于概念源于自己的想法。只有当游戏团队充满激情,才能够制作出优秀的游戏,这是任何优秀的制作人都知道不能去干涉开发团队的地方。

尽管如此,电影的漫长剧本开发过程仍有可借鉴之处。它让我们意识到,预制作是项目开发中最重要的阶段。在每个阶段对概念进行评估和测试。在花费时间和资源前,先主动制作自己的概念集。你的概念集包括关键的游戏玩法元素、游戏内容描述、富有吸引力的名字以及角色和环境的艺术作品概念。

将其发送给你信任的人,让他们提供最真实的反馈。如果你有足够的预算,可以对概念集进行玩法和可用性测试,构建玩法示例即可实现这个目标。你还可以雇佣市场调查公司测试游戏概念在市场中的生存能力。不管游戏公司是大是小,都可以采用所有上述措施。

3、故事与概念相符

在游戏大会上,我听过很多人讨论故事与游戏玩法间的冲突问题。一方认为,故事对游戏毫不重要,因为游戏要呈现的是优秀的游戏玩法。另一方认为,故事是现代游戏玩法追求的东西,是高质量主机游戏体验的必需品。

依我的观点,整个争论本身就是错误的。人们都忘了一点,90%的故事是概念。对于这里的“概念”,我指的是构建游戏前提的主角、核心冲突、主要游戏玩法元素、主要敌人、场景和时期以及环境。每款游戏都有概念,无论该游戏中的“故事”成分有多少。你可曾玩过没有环境的游戏?或者可曾遇到过没有激发你购买的单行描述或“吸引点”的游戏?

正如每个优秀的好莱坞编剧所熟知的那样,在创作概念时要从广义的角度思考。这是剧本开发反复失败和尝试中得出的剧本成功的关键所在。如果你不能用寥寥数语在电梯中向制作公司的高管描述你的剧本,那么剧本自然就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拥有概念后,你就需要细心地考虑它是否能够在市场中有良好的表现。你的终端用户是否会认为这款游戏很有趣?他们是否会受美术设计吸引而想去了解更多游戏中的内容?他们是否会将游戏推荐给自己的好友?如果你用一句话向他人描述你的想法,你是否有自信将其解释清楚,还是会因为胆怯而无法解释清楚?如果你对自己出售想法有足够的自信,之后才能在概念中投入精力以及更多的资源和时间,并进入下个制作阶段。不要在概念创作方面过于匆忙,它是你成功的基础。

4、“淘金时间”与“困难时刻”

当电影剧组成员听到“淘金时间”这个词时,不是战栗就是开怀大笑。这个术语指当工作日的工作时间达到16个小时后,剧组成员的日薪资飞涨。尽管每个剧组成员都是各自签订合同,但许多合同都有涉及到工作时间超出时的特别条款。当工作时间超出10、12或14个小时时,每小时薪资便会迅速上涨。如果工作时间超过16个小时,那么剧组成员领取的是工作时间介于16和20小时的薪水,不管超出的时间是1分钟还是4小时。


film(from rachelmarks)

剧组可能会因工作时间超出而疲惫不堪,但是知道他们能够获得更高的薪水,有时反而会激发更高的创作热情和氛围。当然,制作人和导演并没有像其他剧组成员那样热情高涨,因为他们的制作成本在飞速增加。在每天的拍摄中,制作人需要为时间超出负责,他们尽全力来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如果剧组的工作时间过长,受惩罚的是制作人,这就会激励他们尽全力来有效管理剧组的工作时间。

在游戏行业中,工作时间补偿并没有如此丰厚。如果游戏出现大量漏洞或功能运行与预期计划存在差异,团队成员会发现他们进入工作的“困难时刻”,这是该行业用来描述这段无薪超时工作的术语。

有些团队有计划地通过小型困难时刻来提升产品的质量。有些团队发现自己陷入了计划外的困难时刻,需要额外花大量时间来修改漏洞或提升游戏质量。

游戏开发者往往都只是领取薪水,且没有成立自己的行业工会,所以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游戏取得成功并在年末获得分红或奖金,以此来补偿自己付出的额外精力。

这两种系统的好坏完全取决于个人想法。有些人喜欢困难时刻,有些人讨厌。电影行业的淘金时间也是如此。困难时刻可以提升产品质量,也会让团队意志消沉。淘金时间能够帮你获得大笔薪水,但那种疲劳可能会影响到接下来整周的工作状态。这些都是热门话题,两个行业内的多数从业者都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有件事情是明确的。在电影行业中,剧组成员额外付出的经历能够得到公开的补偿。如果电影的拍摄时间超出预期,需要承担责任的是制作人和管理层,团队成员并不会因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而受到惩罚。这是否会激发制作人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剧组长时间工作?或许能够取得这方面的效果。剧组是否喜欢这种做法,并因此而更加努力地工作?这也是有可能的。敏锐的制作人会考虑到工作时间超出的情况,并针对此制定相应的计划。当发生这种情况时,他们就能够获得超时成本,即便在困难时刻也能够保持剧组愉快地工作。

5、后期制作占整个电影制作过程的一半

你可曾看过无声的动作电影?尝试在关掉声音的情况下看《变形金刚》或《蜘蛛侠》。往常那些让你心跳加速的场景变得平淡无奇。你的大脑开始浮想联翩,思考查看邮件或准备午餐之类的事情。所以,要创造出富有吸引力的剧情,音效是不可或缺的内容。

优秀的电影制作人知道,整部电影的制作时间中有一半用于后期制作。音频、音效、节奏和片头都会影响到观众对产品的反应。电影行业中的后期制作还包括画外音工作、颜色修正、特效以及胶片或数字形式的制作,确保最终在屏幕上呈现出完美的图像。后期制作阶段的长短各不相同,有些电影很快便可以完成,而有些电影花费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润色。

游戏制作人也同样关注好莱坞后期制作阶段所关注的音效和其他技术。在这个要求时刻保持用户紧张感和兴奋感的媒介中,游戏开发者热切地希望后期制作技术能够提升产品的价值。

但是,我见过的多数游戏开发时间计划并没有在项目末期划出正式的“后期制作”阶段。音频、动画、光照、标题和特效往往被直接穿插在常规制作过程中。虽然有些元素能够很容易地融入早期的制作过程中,但有些元素需要等到内容最终确定后方能执行。结果,音频和其他团队成员就会陷入上述困难时刻。游戏开发者或许可以考虑在项目制作末期划出额外的后期制作时间,确保整个团队能够意识到这些关键元素。


music-and-effects(from svconline)

6、每个人都有剧本,剧本每天都会发生改变

当电影剧组成员每天到达拍摄现场时,他们最先拿到的是剧本修改打印件。他们拿着这些带有各种颜色的页面,参照它们来理解剧本的变动。新页面包含台词的增加、场景的减少或地点的改变。每个剧组成员都有个完整的剧本,他们将这些修改页面添加到剧本中。这样,他们总是能够知道当天的拍摄内容和需要做的事情。

在游戏制作过程中,团队往往会使用游戏设计文件,但是通常情况下,内容创作过程严密性不足。各部门主管可能会遵从设计文件来工作,但是也会根据自己的想法更改内容和故事创作方向。游戏设计师可能会拥有游戏设计文件,但是因为产品中通常包含数量众多的游戏玩法,所以很难保持文件的更新。游戏设计的变更和进展很快,设计文件很快就会变得过时。设计师不断地重复设计游戏,每小时每分钟都能够取得进展。对于大型游戏来说,可能有10或20个设计师同时修改关卡。

那么,我是否提倡的是游戏团队向所有团队成员分发设计文件打印件呢?正是如此。尽管将文件打印出来似乎是过时的做法,而且浪费纸张,但是如果只通过邮件,很容易会被人忽视,团队成员有时根本不会阅读数字化的设计文件更新内容,尤其在更新每天都有而且还有大量漏洞等待修正的时候。分发实体“游戏开发手册”或许是个值得尝试的有趣方法。

或者,游戏本身就能够成为一个开发手册。保持团队对更新了解的最佳方法是玩游戏。尝试每天早上和团队成员一起打通一个关卡,看看关卡发生的改变,讨论接下来数周需要完成的任务。

这里的关键在于,了解团队成员是否总是能够知道设计进行了更新。让团队成员参与到开发循环中,有助于提升团队的凝聚力,也能够保持团队成员朝正确的方向努力并为愿景的实现做出贡献。

7、精美而充足的食物供应

食物对雇员的激励效果令人震惊,尤其是优质的事物。它们不仅让雇员感觉到自己得到了照顾,从而减小工作压力和改善心情,而且还能够驱动人们交谈和讨论问题。当雇员在一起吃东西时,他们就会开始分享信息、激发新想法或想起需要就某项特殊任务采取行动。

电影剧组采用的就是统一进餐。电影制作时,剧组会在拍摄现场就餐,往往现场会有餐饮车烹制菜肴。所有的菜肴和点心对剧组成员来说都是免费的,所有的标准制作预算都会考虑到这个方面。

food(from guidepal.com)

剧组往往需要工作一整天时间,而且拍摄地通常远离剧组成员的居住地,所以必须提供食物。所有剧组成员的午餐时间都是相同的,午餐过后,剧组成员迅速投入到工作中。

游戏制作的情况与电影制作并不相同。开发者并不需要改变工作地点。他们每天都坐在相同的办公室中,他们可以从家中携带午餐或到附近的餐厅吃午餐。通常情况下,向开发者提供食物被视为是种奢侈的做法或特殊情况,并没有被视为雇员的应有福利。

游戏制作人往往会在困难时刻期间或开发取得进展后提供食物。有些公司拥有自助餐厅,方便了雇员的就餐。这或许可以算是游戏行业正朝着电影行业的方向努力。我认为,如果你想要在自己的游戏制作公司中让雇员更加快乐,那么食物是一种重要的工具。

当你开始将开发者当成创意资源团队而不是普通的办公室职员时,这种做法的意义就会显现出来。在压力被消除时,创作流程会显得更加自然。提供食物意味着雇员担心的事情减少了,开发者可以在午餐时间得到休息,鼓励开发者交流,并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受到照顾。

但是,提供食物有个弊端,那就是长期提供不良食物会最终让团队的创造力降低。提供高热量的点心、苏打、咖啡、披萨和难消化的食物对团队毫无帮助。长此以往,这些会对开发者投入到工作中的能量产生影响。有些食物甚至会导致开发者体重增加并产生健康问题。

尝试提供高蛋白食物、新鲜水果和蔬菜、谷物和豆类,远离糖类或含咖啡因的产品。

8、由导演统领全局

电影导演对影片的拍摄过程有绝对的控制力。电影导演会组件能够对最终电影产品产生极大影响的创意剧组成员,包括摄影师、制作设计师和演职导演。但是,如果出现争议,那么最终做决定的总是导演。他们是主要的愿景呈现者,利用许多人的创意来形成最终产品。

film director(from gather.com)

游戏设计师在团队中的职责与电影导演类似,但是有些事情会妨碍他们对整个制作过程的控制。游戏团队成员往往都很自信,而且行业文化倾向于采取协作性方法来决定游戏愿景。制作团队拥有清晰理解愿景的创意总监的另一个障碍是,游戏设计师往往发现自己扮演着多个角色,他们要编写对话、设计关卡以及完成其他与领导职责不相关的任务。

如果游戏设计师不能成为创作愿景的引导者,那么谁来完成这项工作呢?有些公司的工程、美术或其他部门的主管拥有凌驾于其他类别主管的权利。

发行商可能会有个对最终产品投入全部兴趣的制作人,他们会将自己的设计想法不断灌输给开发团队。许多公司采用团队创意控制方法,有时通过各抒己见来完成优秀产品的制作,但是当团队没有就创意想法达成一致意见时,整个团队就会显得迷茫。每个公司都有形成创意控制结构的独特政策、历史和团队。

在电影行业中,或许也存在演员大腕、有钱的制作人或令人尊敬的优秀摄影师使用他们的力量来控制拍摄过程。但是,电影导演的职责是如此清晰,所有电影剧组成员的行为永远都不会对其产生影响。或许剧组中会有权威或闻名于世的成员,但整个剧组都会听从导演的命令。这减少了剧组政治现象,让制作得以流畅地进展下去。电影剧组都清楚,单个人把控全局比由200个人来决定创意愿景要容易得多。所以,游戏制作团队或许也应当意识到这一点。

每个人都听说过电影导演要求掌握电影拍摄全部控制权的事情,我并不建议游戏设计师采纳这种极端的做法。

我认为,游戏团队的每个人都可以从电影行业中清晰的等级结构中学到某些东西。在团队中确立各个成员的职责,确保所有团队成员都明白这些职责。制作人和总监应当每天与团队交流,回答团队成员提出的所有问题,跟踪那些有可能脱离正确设计方向的创意元素。减少设计师待在办公室中的时间,去除那些能够由团队其他成员完成的工作。

9、委派工作

放弃事无巨细的微管理模式,将部分工作交给其他人来完成!如果导演将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修改剧本和将剧本打印给剧组成员上,这会让整部电影的拍摄变得混乱。他们没有时间来指导演员、回答场景构设中有关创意方向的问题或者指导摄影师变更拍摄角度。电影导演要做的事情就是指导,确保所有人各司其职。

游戏制作人应当鼓励他们的总监尽量将具体工作委托给其他人。制定清晰的岗位职责并坚持下去。定期查看各岗位成员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什么地方,防止出现职责不清的情况。最重要的是,记住项目的截止日期和优先目标。

10、在剪辑室中无法更改故事

在电影制作中,会出现某个电影已无法更改的阶段。除非你有足够的预算来重新拍摄,否则到那时你只能尽量润色你的拍摄成品。如果原剧本和概念存在瑕疵,那么这时已经没有修改的方法了。

如果你足够了解电影行业,你就会知道可以利用剪辑技巧来尝试修正故事中的问题。持续性音效或许可以用来掩盖情感上的平淡性。快速剪辑以及黑体大标题可以增加场景的吸引力,否则情节可能会显得乏味无趣。在编辑阶段,还可以在影片中增加台词。

剪辑期间自然可以修正些许问题,但剪辑人员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游戏与电影有所不同,因为开发者可以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更改内容。场景并不固定,动画可以改变,环境也可以重新制作,甚至连任务也可以重新布置。一方面,这意味着游戏内容在制作末期依然可以改良。另一方面,这也会让游戏团队可以自由地拖延本应在制作早期完成的故事内容,或者在项目制作过程中随时根据需要进行更改。

放弃无用的想法是游戏成功的关键。坚持你原本的愿景,你就能够得到最初设想的产品。如果你这么做而且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你会迅速得到产品并且有时间做新的产品。

避免让团队的完美主义者掌控项目,只需要尽全力将产品做得更好。这对游戏开发行业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行业本身就有完美主义的倾向。功能累赘是一种延长时间计划的现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类似于电影剪辑时花大量精力只是为了努力掩饰部分场景的缺陷。

有时,新游戏功能确实有助于团队推出绝妙的游戏,开发期间的故事修改也会让产品质量获得提升。技巧在于,找到能够提升质量的直接修改点。

总结

我们如何利用这些想法来更快更廉价地制作更高质量的游戏呢?让我们来回顾下!

预制作阶段:

1、先开发稳固的游戏概念,再招募制作团队。

2、以与电影剧本开发过程类似的方法来审核概念。

制作阶段:

1、雇佣经验丰富的时间管理专家。

2、通过规划、工作超时补贴和食物来保持团队的创造性。

3、确保团队成员参与到整个游戏更改和愿景的循环中。

4、确定团队成员职责,有个清晰了解愿景的创意总监。

5、将主管的部分任务委派给其他成员,让主管将注意力放在保持团队朝正确方向努力上。

6、坚持最初的产品愿景,以此来平衡修改和产品质量。

后期制作阶段:

1、确保在预算中考虑到后期制作。

2、尽量利用后期制作来提高产品质量,认可后期制作占整个开发过程的一半。

 

转自:游戏邦